当前位置:保靖县>警务传真

杀人潜逃17年•终究难逃法网保靖公安抓获一名潜逃17之久的命案逃犯

杀人潜逃17年•终究难逃法网保靖公安抓获一名潜逃17之久的命案逃犯

保靖长安网  2019-08-20 【 】【 打印

 

 

                                                   

【通讯员:彭黎】2019816日,潜逃17年的故意杀人逃犯郭某亮,被押解回湘西保靖。

 

17年里,身背命案的他,洗白身份,远赴他乡,娶妻生子,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被抓后,他主动向办案民警请求,办理一张属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证,也许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已让他感到无比厌烦,渴望用一张自己的身份证来证实这种日子的完结。

 

叔侄发生纠纷   族人当前酿血案

 

2002126日清晨7时许,复兴镇幸福村郭家组村民郭某银被郭某亮用杀猪刀捅死在其家中院坝处。

 

经走访了解,郭某银之子郭某(16岁)在前一晚与郭某亮在打牌时发生摩擦,郭某骂娘挨了郭某亮打。郭某银得知后,次日清早前往郭某亮家中理论再次发生纠纷,被郭某亮拖出插在腰间的杀猪刀刺死。当时在场的几名郭氏族人解劝也未能阻止惨案发生。

 

案发后,郭某亮仓皇逃跑,从此仿佛人间蒸发,毫无踪迹。那一年,郭某亮31岁,刚成家不久,有一女。

 

本是族亲,理应相亲相爱,却因一句“骂娘”话,侄子杀死叔叔,案件打破了幸福村的平静,也打碎了郭某亮、郭某银两个家庭的幸福日子。

 

警方紧追不放   17载苟且偷生

     案件发生之后,为了不被警方抓获,郭某亮断绝了与家人、亲朋好友的一切联系,化名“小刘”、“刘义”等,辗转湖北、贵州等地,在煤矿、建筑等工地到处打零工过生活,居无定所,过着“打洞老鼠”般的生活。

 

   “这些年,我给别人说我姓刘,是重庆人,别人都叫我小刘。”郭某亮归案后跟民警这样说。

 

     17年多以来,保靖警方始终没有放松对郭某亮的追捕工作,秘密摸查与公开上门劝解同时进行,只要有一丝丝线索,都会全力核查,在2017年追逃专项行动中,曾组织警力对郭某亮进行专门研判,排查一切与他有关的人事物。但很多次一查到关键时刻,线索就中断了,追捕始终无果。

 

    20196月,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云剑”追逃专项行动,保靖县公安局再次将郭某亮的名字画上重点符号。为提高追捕实效,主管刑侦的碗米坡分局副局长尹宏斌组织姚勇、王丹、傅克维、田桔等成立了追逃攻坚研判专班,专门负责对重大在逃人员情报进行梳理汇总、研判分析。

 

    行动中,专班民警围绕郭某亮外围关系,将2017年调查线索与现有调取线索进行比对,终于有了振奋人心的新发现:一名已死亡12年、名字叫“李某军”的贵州籍男子很有可能是郭某亮。

 

真死人假复活   深排细查显行踪

    为争取战机,尹宏斌副局长带领姚勇、田桔、刘健兵迅速前往贵州毕节地区的大方县。在贵州大方县警方的大力支持和协助下,很快就调查到,死而“复活”的李某军妻子余某菊与一名自称是重庆籍的男子同居生活,该男子相貌年龄都与郭某亮相仿。经进一步辨认,该名男子就是郭某亮,近年来他一直使用“李某军”的身份证生活。

 

    815日傍晚6时,保靖警方与大方县警方确定了“李某军”的居住处所在大方县大方镇凉水井村,进村实施抓捕时,在村口路边正好碰上了同向而行的郭某亮,抓捕组一行下车后,不动声色向其靠近,为避免郭某亮四处逃窜,辅警刘健兵在距其身后不到一米处时快速反应,趁其不备跳起扼住其脖子将其摔倒,与迅速赶上来的同事一同将其制服。

 

    17年的春夏秋冬,早已把当年单薄瘦弱的青年人变成了黝黑壮实的中年男子,加上长年体力劳动的锻炼,让郭某亮格外武大三粗。

 

    “我跳起来感觉像撞在了一堵墙上,只能用手腕死死扼住他的脖子往后扳,扳倒他我才有机会搞的赢。”抓捕时最先出手的刘健兵说。刘健兵身高不足1.7米,体重60公斤不到。

 

    审讯中,郭某亮供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与冒用“李某军”身份的事实,但对杀害郭某银一事左右回避,闭口不提。当民警将泛黄的卷宗摆放在他面前时,他的脸上浮起一丝轻蔑的笑,他说:“不过是郭某银用他的身体让我上演了一出提高我声望的戏。”

 

 

正义也许迟到  但不会永远缺席

    “回来的那天,当车路过复兴镇幸福村路段时,他向窗外看了很久,眼里有些兴奋,有些紧张,又有一些留恋。”押解回来的民警姚勇形容郭某亮看到离别17年的家乡的样子。也许每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内心都有一处柔软的地方,放着对家、对家人的挂念。

 

     一次审讯结束时,郭某亮向办案民警请求,可不可以给他办一张身份证?也许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已让他感到无比厌烦,渴望用一张自己的身份证来证实这种日子的完结。

 

    五十而知天命。郭某亮落网年近50岁,在他内心是深知自己命运最终的归宿,尽管他不愿面对17年前的事实,但他仍然逃不出命运的安排,逃不出警方的追捕,逃不出正义的制裁。

分享至